三峡美文
     三峡游记
     三峡特产
     美图欣赏
     三峡风情
     旅游常识
     优惠活动
     本站公告
 
当前位置: 首页 >> 旅游资讯 >> 三峡游记
三峡-瞿塘巫峡古栈道穿越手记
更新时间: 2018-5-22  被阅览数: 4081 次 

这次穿越古栈道原计划是周五下午走,晚上宿秭归,周六坐船到培石,徒步穿越巫峡古栈道,然后宿青石,周日上午爬神女峰,下午回家。后来听穿山豹说夜里有船可以直接到奉节,这样就促使我们改变行程,计划用两天半的时间去穿越瞿塘峡巫峡两段古栈道。   


11月22日,天下第一百二十九(以下简称天兄)和蜗牛我两个人搭乘下午1:10到秭归的豪华巴士从付家坡出发,这车2:10也有一趟,但是由于路上要花5个小时又不知道秭归到奉节的船是几点开,所以我们尽量赶早一点的一班车。幸运的是我们在车上碰到两个也到奉节的人,打听到晚上20:00还有船去奉节,于是就和他们结伴同行。车接近三峡坝区时,碰到堵车,到秭归的时候已经接近7点半了,四个人找个面的赶到码头,还好时间足够。这天有一个小插曲,和我们同行的刘师傅和王师傅与船上的人都很熟,所以天兄和我买的是四等舱的票,上船以后免费换成了三等舱(虽然还是很简陋),船上的伙食很贵,盒饭都10元,还好我们和刘师傅一起吃,四菜一汤,免费。晚上,送给刘师傅两包烟,算是交了个朋友。本以为在船上可以看看三峡夜色,可惜风很大,而且黑夜真的很黑,什么风景也捉不到。躺在床上翻三峡的地图和资料,很意外的发现两人打印的三峡风景介绍居然是同一个网站的。伴着船行的隆隆声和梦中的古栈道,我们航向期盼多时的瞿塘峡。  

     
11月23日晨7点左右,船抵达白帝城,我们随着到这里旅游的人流下了船,买过门票后(因为走古栈道是要先穿过白帝城的,所以门票必须得买),天兄和我就拾级而上,先去参观白帝城。半山腰处,已经能够清楚地看见传说中的夔门。南面白盐山和北面赤甲山隔江相对,直插云天,临江一面如刀削一般陡峭,江面很窄,水流湍急,“瞿塘峡锁全川水”,这里就是咽喉了。爬到山顶后,参观了托孤堂明良殿等景点后我们就从草堂河大桥告别白帝城,可惜没有想象中“朝辞白帝彩云间”的诗情画意。参观草堂河东岸的古象馆时,也有了个小插曲。天兄和我两人刚刚摸黑下到“仿古生物厅”时,忽然右手边发出了野兽的嚎叫和恐怖的音乐声,昏暗变换的灯光中一条恐龙扑面而来,把我们吓了一大跳,原来这里是的机关都是声控的。从古象馆下到赤甲楼后,站在古炮台边,这里就是夔门,也是古栈道的入口,俯瞰脚下奔腾咆哮的长江,对面陡峭的山壁直上直下,雄伟的夔门景观展现在眼前。手抚古炮,迎面而来的风吹得衣角飞扬,想象着当年的古战场,耳边传来隆隆的炮声,这里真的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对面山壁和江面相接的地方就是著名的粉壁石刻,最醒目的石刻是孙元良的“夔门天下雄,舰机轻轻过”和冯玉祥所书“踏出夔巫,打走倭寇”,可惜这些石刻在三峡蓄水以后都将长眠江中了。临江远眺,褐色的山壁、青黑色的山头、灰白色的断崖一个接一个,长江在山崖间蜿蜒宛转,消失在一层薄薄的山雾中。饱览夔门风光后,我们于上午9:30踏入瞿塘峡古栈道。   
从赤甲楼下来的一段古栈道非常好走,路宽基本上都在1。5米以上,甚至在靠江的一面还修有近一米的石栏,有时是泥土路,有时是石板路,不时有橘树出现在山脚的一面,还有零星的熟柑橘挂在树枝上。江南岸的石刻比较多,在夔门处尤甚,江北岸的石刻我们只看到“开辟奇功”、“天梯津隶”,都在栈道边,个个字大如斗,非常醒目。到风箱峡前还有一段古栈道最是精彩,是将陡峭的山壁向内凿出深2米高3米的通道,没有石栏,站在栈道边,向上看不到头顶的山峰,因为通道顶突出的岩石挡住了视线,向下则是陡直的岩壁,随便踢个小石头都可以直接落到江水中,俯瞰大江,如临深渊,令人怵目惊心。回头看看后边的景色,长江如一条白龙在脚下方奔腾,栈道在山壁中上下起伏如一条褐龙侧卧在峭壁上,峭壁则直插云霄,峰与天齐,令人不禁想高呼一声“瞿塘雄奇甲天下”。走在这段栈道上,使人不禁想起当年石工身依绝壁一锤一凿的艰险情景,真的是“开辟奇功”才能形容。由于跋涉古栈道还是有一定危险,所以天兄和我都没有把景点资料拿在手上,结果错过了孟良梯、偷水孔、倒吊和尚等景观,还好七道门(一个有很多开口的石窟)、风箱峡(有很大的石刻)等比较显眼。从风箱峡到白鹤背信号站(位于大溪斜对面)这一段栈道主要是泥土路,山壁也不象前段那么陡峭,沿途也可以看见江北岸这边的峰峦叠嶂。途中我们遇到几批往上游的游船,我们兴奋地大声呼喊,他们也给以热烈的回应,鼓励我们前行。由于一路拍风景走走停停,也不知道步行速度如何。11:10AM,我们找了个开阔的地方休息午餐,经过20分钟调整后重新出发。走了不远碰到一处比较危险的下坡,路面是斜坡,宽度只有一脚,向下都是碎石滑坡,万一不小心就会一直滚落江中了,这里算是整个瞿塘峡栈道中唯一需要加倍注意的地方。小心翼翼通过这里后,在转弯处岩壁上看见有红油漆涂着“休息片刻,速过前湾”的留言,估计是提醒从大溪往夔门的徒步者(因为一般穿越这段栈道都是往上游走,我们这次则是逆行)。过了这个危险地段后很快就走到了白鹤背信号站(网上很多游记都有提及),此时正好12点,从这里可以望见长江斜对面的大溪。这里瞿塘峡的尾声,瞿塘峡古栈道的穿越到这里也算是结束了,穿越这段8公里长的栈道我们用了2.5小时,要是知道午餐的地方离此这么近,我们应该一口气走下来的,那样就可以只花2个小时。和信号站一位姓龚的朋友聊天得知虽然从信号站往东还可以看见栈道,但是那段已经一年多没有人走过了,徒步穿越栈道的人都是在这里过江(后来我才明白他指的是往上游去的徒步者,在此渡江浪费了我和天兄50元,原因请见下篇),可惜摆渡的渔船刚刚送了人过江,现在还没有回来。我们只好卸下背包,和龚兄满无边际的聊天,在他指点下,我们还在信号站拍到了著名的“犀牛望月”。    
   
在信号站听说去往下游的船只到巫山,时间是14点从大溪出发,焦急得等了快一个半小时之后,终于盼来了渔船。过江的只有我们两个人,跳上船后船老板居然收我们50元,真是黑暗啊,不过为了赶上去下游的船,也顾不了许多。过江后买了点柑橘就随班船出发了,从大溪到巫山船票只要6元,便宜。让我们生气的是,这船沿途只要有人要乘船就会停靠过去接人,我们就待在江北岸喊就可以坐上这艘船,那50元算是白花了。在船上向乘务员打听后,发现巫山往下游去的船中午就出发,然后没有班船去青石了,得等到明天早上才有班船。我们坐的船要至少两个小时才能到巫山,也就是说今天夜里我们没有办法赶到青石镇。如果明天从巫山出发再去走巫峡古栈道,时间不够回武汉,气恼之余我们也没有什么办法。于是我和天兄就在船上商量着今天夜里住在巫山县,明天早上游览小山峡,下午回武汉。不过想到青石到培石那段古栈道没有走,心里总还有些别扭。在船上这一段的风光较瞿塘栈道那段要逊色得多,在船上磕磕瓜子,吃着柑橘,两个小时很快就过去了。4点10分,我们到了巫山县。   


上码头刚走一段,几个妇女告诉我们可以包船去青石,开价100元,这让我们大喜过望,如果今天晚上能到青石,就能按计划走完两段古栈道了。没有时间去讨价还价(因为和渡江的花费比起来,这让我和天兄觉得很值了),很快我们就包了一条船向青石出发了。从巫山县开始,长江就进入了巫峡段,虽然天色很暗了,江面风也很大,天兄和我还是执意坐在船头,因为不希望错过这一段风景(可惜有雾,暮色不是很好,这一段没有拍照片)。5点20分,我们抵达青石镇。

   
住宿的地方离码头不到500米,叫“神女溪旅游招待所”(就在飞凤峰山脚,),一晚上住宿费用15元/人,晚餐10元/人。放下背包后,我和天兄还跑去看了巫山“三台八景”中的授书台,离招待所只有五分钟的路。不巧的是我们去的那天居然停电了,和招待所工作人员聊天中,我和天兄逐一认识了集仙峰、松峦峰、神女峰、登龙峰、飞凤峰和翠屏峰,听说前段时间一队外国团队来走青石到培石这段古栈道,政府还派人专门把沿途的枝叶藤条都砍了一遍,这让我们着实高兴了一把,从培石还有到巴东去的班船,中午12点左右开,赶在12点前走到培石该没有什么问题,巴东还有直达武汉的客车呢。等到7点还没来电,水泵也坏了,因为走完瞿塘峡栈道的时候,汗水早已经将全棉内衣浸透了,一直湿漉漉地裹到现在(天兄穿的COOLMAX,羡慕),我提了桶热水到房间先洗了个澡,虽然用水不到平时洗头的1/3,但此时心里舒坦又岂是平时所能比。拍了几张夜景后,我们每人吃了颗药预防感冒,跳进温暖的被卧里,一夜好眠(很少能睡得那么香)。

   
11月22日,清早起来后发现这天的雾居然比昨天还重,神女峰在云雾笼罩中时隐时现,白色的云在青色的山头间流转,为了捕捉美景,天兄一直在开阔处拍了半小时。7点55分,我们正式踏入从青石到培石的古栈道。从入口一直走到孔明碑处的栈道十分好走,都是平整的石头路,靠江一面还装上了铁栏杆,青绿色的油漆还很鲜艳,应该是不久前才刷过的。这一段才刚刚走过集仙峰,“放舟下巫峡,心在十二峰”,天兄在这一段还猛拍了好多照片。在孔明碑处有个岔路,一条仍是石头路,往下,一条是山间泥土路,往斜上。往培石应该走泥土路,我在那里还摆了个仙人指路的POSE留影。往前继续的栈道虽然没有开头那么好走,但是朝江一面的大树枝都已被砍掉不少,沿途基本上都可以看见滚滚长江和北面连绵不绝的山峰。巫峡的景色和瞿塘峡比起来大有不同。瞿塘峡谷窄如走廊,两岸山崖陡似城垣,入眼多是黄褐色,奇峰异石,千姿百态,从栈道俯视峡江,惊涛雷鸣,一泻千里,犹如万马奔腾,势不可挡,有“峰与天关接,舟从地窟行”之感,能找出的形容词多半是“雄奇”、“险要”之类。巫峡则河谷较宽,水流山势都较缓,入眼多是青绿色,峡江两岸,青山不断,群峰如屏,走在栈道上,时而大山当前,石塞疑无路,忽又峰回路转,云开别有天,宛如一条迂回曲折的画廊,能够形容的则是“幽深”、“秀丽”。9点时我们走到了无夺桥,到这里大约已经走了5、6公里。无夺桥是个单孔桥,跨越有30多米,前面上已经长满了杂草,虽然已有一百多年历史,看上去能十分坚固耐用,可惜三峡蓄水后,无夺桥也会随古栈道长眠江中。桥左侧是长江,右侧是一条清冽的溪水从看不见的山峰间蜿蜒曲折地流下来,据穿山豹说他们来到这里时还下去游过,我也好想也下去游一遭,不过现在的天气实在不适合下水。休整一刻中后,我们再度出发。后边有一段栈道和瞿塘风箱峡那段比较相似,也是开凿在陡峭的山壁中,不过走在这段栈道上看见的都是青黛色的山峰和大片红色树叶,栈道也随山崖如盘蛇般前行,10点10分我们第二次休整时就是在这段栈道上。休整时我孤身往前走了段,在一个凹进去的地方发现了个穿了很多纸片的竹枝,卡在石壁很牢固。翻了翻那些纸片,原来都是穿越古栈道的朋友留给后来人的鼓励和祝福,留言的人遍布大江南北,最近的一张是21号,还是一个苏格兰人和一个加拿大人共同留下的。我跑回去拿上笔,在最后一长上借了块宝地也留下了天兄和我的祝福。10点半我们从这里出发,走到培石是11点10分,这一段相对难走一些,路上不时有些坑坑洼洼,不小心踩到就会翻到江里去,走这段时要特别注意。这段栈道全长15公里,天兄和我花了近3个小时才走完,徒步的速度要比昨天快很多。15公里山路走下来后,我昨天刚换上的内衣又全部湿了个透,袖口一拧,汗水都可以滴滴答答地流下来(又要羡慕天兄的内衣了,呵呵)。栈道上一路都没有机会合影,在培石渡口,我和天兄合影一张,算是我们一同走过两段古栈道的纪念。

   
在渡口吃完午餐,我们于12点左右登上去巴东渡船,开始向家进发,班船票价10元/人,一天只有一班。2点多到了巴东后,赶紧搭个面的到长途客运站,听到噩耗,到武汉的车已于1点半走了,要坐左右等明天,而且到秭归到宜昌的车都只能明天才有。没有办法,我们又立刻赶到码头去,最快的船要4点才有,如果坐慢船要9点才能到宜昌,可惜宜昌到武汉的车最晚8点出发,最后我们选择坐4点的水翼快船到宜昌,票价90元(好贵哦),到秭归后有专车送到宜昌长途车站。从宜昌坐最后一班沃尔沃回到武汉已经是晚上11点45了。

   
虽然这次古栈道穿越很辛苦,旅途中一直背着30多斤的登山包,旅费和购买装备也都花了不少钱,但是我可以自豪地说:三峡、古栈道,我对你没有遗憾。 

    上一篇三峡游记 小三峡系列
    下一篇“登云观”三峡一块没有被物欲污染的干净道观


首页 / 公司简介 / 特价旅游 / 三峡美文 / 三峡风情 / 汇款方式 / 快速支付通道 / 联系我们 / 访客留言
   旅游咨询电话:0717-6760088 6760460   传真:0717-6760899
24小时贵宾服务专线:0717-6760460 13872696040   QQ咨询  691067919@qq.com
版权所有:宜昌国际旅行社散客中心  鄂ICP备09023718号  设计维护:宜旅国际网络部 备案号:42050200000070
旅游经营许可证编号:L-HUB03158  地址:湖北宜昌市环城南路三峡商城A座17楼   邮编:443000